玉花寿之王博士国画,黄嘴《野鸭》栖息在粉色海棠下

扑面而来的淳朴清雅,让人顿然心境如洗。淋漓斑驳的透明墨色中,稚嫩的粉色海棠刚刚萌芽,点点粉红仿佛不是生于尘世的土壤,而是从清芬的墨渍中生发。两只黄嘴鸭沉浸在超现实的良辰美景,愣愣的神情仿佛浑然忘世。此画的笔意之酣畅、画境之美妙,确非言辞可形容。

这是当代艺术家玉花寿之王博士的系列绘画作品之一。祂的画作,用笔拙朴率真,如行云流水,看似国画意味浓厚,却暗含西方现代绘画的构成元素和空间意识;祂的画艺极其“精微”,“精微”非指精确、细致,而是画家自然流露的即兴感和布局的精妙!

画作之笔墨取决于画家的天赋、才情、修养,是画家个性品质的综合体现。可以这样说:有什么样的心境修为,就有什么样的笔墨质量。齐白石先生94岁曾画过一张画,画面只有几根柳条和两根竹篱笆,整幅画就几根线条,题款是“秋色春风无此华美”,其意是说:十里春风秋色,也难以比得上此画之精彩美妙。由此可见白石老人有何等的自信。国画的关要不在于题材,而是擅用笔墨。笔墨入胜境,必定超越自然。

真正懂画的人都在品味笔墨,齐白石先生在知命之年,就已经悟到这一点,他曾这样说过:“青藤雪个远凡胎,老缶衰年别有才。我欲九泉为走狗,三家门下转轮来”,意思是他心甘情愿要做徐青藤、八大山人与缶庐门下的“走狗”,轮值于三家门下。其语道出齐白石的美学鉴赏和对笔墨的认知。

然而,自十九世纪以来,国画受西方绘画的影响,上至美术学院下至民间,均以光学原理,物象的客观作为绘画的造型依据。其美学思想远离了东方传统绘画的文脉,更没有体悟文人画的理趣内涵之所在。

玉花寿之王博士的国画花鸟系列,堪称是当代最具代表性的文人绘画,祂的画作在立足中国传统美学的基础上,还吸收融化了西方探索艺术的前卫性绘画要素。代表传统绘画主流的文人画,最终价值并不在于其艺术上的功夫,即所谓的技巧与是否形似,而是在于陶冶心灵,使人脱离一切世俗的烦妄之念。这个“离尘脱俗之念”就是东方艺术所彰显的最为崇高的精神内涵。

撰稿/知白

转自:朗墨运转一乾坤

Facebook Comments

发表评论

%d 博主赞过: